法會中獻哈達 可增福解難

下一次,因為剛剛有這樣子的一個反應,就下一次,要代表大家獻哈達的這一個人,有時候很難有的。 多人反應要,有人說我不要。所以如果你有所心願,或是有所求,或是不管是哪一方面。那麼你要參加這個獻哈達的,你就寫,我們有字條給他,然後再來一個桶子丟進來。然後那幾個人去抽籤,這樣明白嗎? 那抽到的那一個人,就來獻哈達。這個獻哈達不要小看,好像他是代大家一條布,這樣獻上來。不是的喔!他的本身後面,跟隨著無形的,討的、纏的!一獻,他整個就不一樣哦!所以呢,懂的人,就像好像加持那一個報名表,也是一樣哦!他雖然是捧著大家的報名表,可是這個加持力,都是他代表的,都在他身上的多,不一樣。所以可以抽籤,讓每一個人都能得這個福。你這樣明白嗎?所以你獻哈達,你來的時候,你自己的心願是什麼?就是不一樣。 大家有聽過一個故事,我到巴拿馬主持第一場法會。那個堂主姓張,張師兄,拿個哈達在千人上面,這樣走上來。然後他哈達拿上來,啪!我接那個哈達,我從來沒有接過哈達是這樣,整條哈達白色的變成血,他頭沒有。 所以我拿那一條哈達,哎呀!這個人死期即近,現在代表大家來獻這條哈達,由這樣子的一個機會,讓我知道,怎麼辦?對不對! 所以我這條哈達,拿起來的時候,就是在那邊化解了!然後把這條哈達 套上他的頭上,我就說我要這個人頭。我告訴老天護法,我就是要他的這一顆人頭,不能給我沒有,我就是要這個人。他是一個僑領,如果法會完,他正好他的命運注定,要發生這個災難。那大家會怪的,大家會懷疑的!在巴拿馬沒辦法發揮的! 然後呢?我沒有辦法跟他講,一般人不能接受的。尤其 這剛開始的初期,他們不會信的,不會接受的。可是事情就是我的啦,哦!就變成我要做了,要承辦了!所以我們走後沒多久,聽說強匪就到達他們的家。他在樓上那一天正好沒出去,他的岳母就聽到搶匪,當地人進來,就在那邊掙扎叫。那因為搶匪進來要搶錢,他們都知道華人家裡都有保險箱、錢、財物,都放在保險箱。那既然樓下,他們搜過了沒有,一定是在樓上。所以就拿著搶,逼著他的岳母 到樓上,那她就講話提醒她的這個女婿,說有搶匪、打劫。他這一個師兄獻哈達的,一聽到有這個聲音,他門就打開,沒有反應啊!因為家裡從來沒遇過,就門打開,砰!子彈就過來了! 這個子彈就從他這裡,哦… 就這樣飛過去,正好旁邊有個電風扇,就打到電風扇,又反彈。他趕快門就鎖起來,趕快去找槍,找什麼,樓下聽到樓上有人,不知道多少人,砰砰砰砰砰!就把他岳母打死,就跑掉了!等於岳母被打死了,他沒被打死。他如果頭出來一點,這個槍就是這樣過去太陽穴了, 真的腦漿就沒有。所以很可怕的耶!我跟你講,不是那麼簡單的。你去問巴拿馬的同門,以前他們都知道這個事情,很可怕的!現在講都還會怕,好可怕的。經常如此,所以這個不是一般性的。 所以就抽籤吧!看誰運氣好,活菩薩抽到你,有什麼災難要現前,可以幫大家化解。好不好,任何人都可以寫名字,不管哪一方面,就可以在這樣子的一個,能夠給我看的之下,在這剎那之間,可以幫你們化解到最低,好我們開始吧!嗡嘛呢唄咪吽。

大我大愛 小我小愛

你們可以想來世嗎?如果你們都不要再來了,那你就這一世,斷然跟人家不一樣!你能夠過這樣生活嗎?不能跟一般人的生活一樣,一般人的想法一樣,一般的作法一樣。如果你要斷然不要再輪迴,再來下一世,你現在完完全全痛下決定,所有的誘因,都斷掉。 誘惑你的、讓你墮落的、讓你迷失的、讓你爭鬥的、讓你不平的,全部,刀子把它切掉、割掉。這樣你才有辦法,不被誘惑。你的親情要割,你的愛情要斷,你的友情要切。你可以嗎?你要變成一個,四周圍沒有個人情感的人,你只有眾生情,來者不拒,完全平等。不管是有錢沒錢,肯定你來世不必再來,一下子就了眾生緣。可以嗎?做不到,很困難。 動不動就想到自己,動不動就想到,我相、我執,很困難去斷這些的。自己跟你最親的人,才是最重要,很困難的。自己關心的人才是最最重要,很困難的。所以你肯定會輪迴,那麼來世好好投資,好好哦。我下輩子一定要投資,隨時隨地自己可以幫助自己,也可以幫助別人。 你哪一方面,可以自利利他的,想清楚。你的事業哪一方面,可以自利利他的,想清楚。你知道,我現在一直在排我來世了,排我來世了!所以呢,我來世要學什麼,先想好,然後修法就迴向。我要修這個,我修那個,我學那個。然後就開始,要找哪一個家庭、環境去投胎,能夠父母,能夠生出來,就培養我這條路。否則,你要走什麼家長不同意,沒有那個環境培養你,也沒有用。

運用所學的密法 自救救人

有一次我坐飛機,這個空中小姐就講:請問飛機上有沒有當醫生的,這裏有一個這個旅客,這個身體非常不舒服。在第幾位,請到哪裏哪裏來,趕快來。那我也不是醫生,我也不是西醫,我也不知道。但是我很好奇,我總是想,我什麼都不是,我是心靈的醫生。 我看看我能不能去幫助,後來就,我就過去了、我也不敢講說,我是醫生,我來幫你看。西醫的一切學說,我們通通不會說。所以,我站在那邊看,就來了一個醫生,從他的皮包就拿出那個聽筒。他就馬上拿出來,嗯….. 對不對,然後就跟他量血壓、量脈博種種,眼睛又翻來翻去的。他這是心臟病,這個血血管怎麼樣怎麼樣,就講。再來呢?Nothing can do. 因為沒有醫院啊!沒有藥啊!沒有手術床啊!最多就只能站在那裏,跟你講他這是什麼,That is it! 又跑來一個,啪啪啪啪!他說,他是什麼,看到西醫了嘛,拿那個管子這樣子的聽管。他這是心哪,心臟啊,他就,脈博,口袋一翻一把針,噠噠噠噠噠!是不是,馬上那個針灸的針就出來,我是中醫,啪啪啪啪啪!那一個躺在那邊不能動,馬上就就開始了,然後就按哪個穴道,哪個按啊,不知道怎麼樣子按,哪個刺激。然後那結果,那個人就開始,有一點,有一點恢復動作了。有一點意識了,有一點這樣眼睛張開來了, 然後呢?還是沒有完全能夠,像正常這樣。這個時候,我就說,我能不能也幫一下。他說,妳是什麼醫生,我怎麼解釋,我什麼都不是。我那時候不能講說,給我一杯水,我加持大悲水。我就觀想觀音菩薩本尊,我就融入本尊,我就過去隨便我碰他一下都好。 然後我就運用,這樣子的一個觀想的力量,這種光明的注照、神光的進去。觀想他的心臟,也許開始萎縮,我聽他們的專業人士講,就觀想他的心臟,開始正常的運作。觀想他整個血液,全部都在流通,觀想他恢復有元氣的樣子。這就用我們的意識,我們的mind 去觸動他,跟他的意識去連接。叫他wake up醒過來,正常起來。 然後就觀想,我也總不能在他面前,在幹什麼,跳童啊!不行啊!要很正常,好像一種安慰關懷。那一下子他就放在他的心臟上,一下子他就眼睛張開來,就吐了一口氣。然後小姐就趕快拿一杯水來,給他喝。但是水不是交在我們手裏,但是我們同時也觀想, 馬上唸個咒,進入這個水,讓它產生能量水。讓他喝下去,讓它產生大悲水,讓他喝下去。所以那個人就吐了一口,就好了,就坐上椅子,我們就各歸各位。 所以那時候,我就想,同樣西醫、同樣中醫, 你看中醫有針,又不重,隨時一拿起來,啪啪啪啪,多快啊!如果讓我重新選擇,我一定要去學中醫,到處都可以治人、救人,那西醫,你聽筒再聽的好,沒辦法啊!沒有辦法不能救啊!只能在那邊,也沒辦法醫啊!因為在飛機上啊!也不能告訴護士,給他什麼藥,給他什麼藥,給他打什麼針,給他怎麼樣。最多給你按一下,呼呼呼,最多給你CPR人工呼吸,最多最多,沒有辦法。再來的後續工作,怎麼救,too late沒辦法。 所以很多那種重病的,或是有病的,坐飛機會中間死掉,沒得救啊!所以那時候,我才深深的覺得,先不要講說,我們講的這樣的力量,那個真的要常常練習的。像我們講的 用這樣子的一種力量,那個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因緣;但是你沒有以前,還是練一些知識、穴道,怎麼樣急救方法,怎麼樣了解。這總是沒有錯,你自己也知道,你自己哪裏不舒服,按哪個穴道讓自己暢通一點,總是好的。

越擁有地上的 就越失去天上的

因為我們,天上的具備要有的條件,沒有去想,都在想地上具備的。要房子、要屋子、要車子,對不對!要金子,是不是!通通要這些,要兒子、要孩子、要女子、要男子,是不是!都要這些。所以呢,都要地上的。天上的不要,當然就遠離了,就失去聯繫,失聯了。 那一條線,一直拉一直拉,一直拉,你的體重越來越重,一直要在地上。那一條繩子,就越拉越拉越拉的,中間就開始有一條根,就一直細一直細,快斷了!我常常如果遇到一些比較誘惑,就會想到自己的身上有一條無形的線,通天庭的。然後如果一直要這個東西,那個線就一直一直要把我拉上去,我就偏要,偏要下去。那這樣快斷了,快斷了,快斷了,快斷了! 就是這樣子的。聯繫天上的那條天線,快要斷掉。因為你拼命一直要去拉嘛!然後祂一直要把你拉回來,你一定要跑去那裏嘛!跑到最後,就斷掉。但在天上的那一個連接你的,本來的這一條根的線,那就拉不住你了,你就回不去了!那當然就不明白,你是誰了。我是自己 一直這樣子想自己啦!那如果突然之間,不要這個東西,蹦!就反彈回去了,又回到原位了。那又一陣子清新了、清醒了,那又看到哪一樣,又開始一直往那邊鑽,又一直拉,啊!快斷了!快斷了!然後突然之間一陣,啊呀!這個地上的東西,不屬於我。因為這些不是天上的東西,這個天上不要地下的東西,你拿上去幹嘛!你拿著幹什麼,啪!一放,又彈回去了。 這是我自己的想像力,像卡通片一樣。還有,常常一下子掙扎,一下去,一下拉,一下什麼這一些的。那拉久了,這些外面的東西,就像師尊講,越擁有地下的,就越失去天上的。地下的一切,是屬於地下的;地上的,不屬於天的,天上的東西,沒有一樣在地上。 連今天你所供養的東西,都不是屬於天上。那是地下產生的、製造的,都是借這個,以假修真出來的。沒有一樣是屬於天上。像這些佛像,也都不屬於天上,這是都地下製造出來;這些地上人製造出來的,哪一樣東西是屬於天上,沒有!只有放下這些,才有可能回到天上。給大家一種,深入的一個思考,你現在想要用的,想要有的,通通都沒有一樣,是真的。

夢示不祥時 應做功德補福化解

如果作夢,夢到不好、不吉祥的夢,這是正夢。告訴你,護法來提醒你,佛菩薩來提醒你,你現在夢的這個夢會發生。夢到誰生病,夢到誰死掉,夢到誰發生什麼。是的,他們來告訴你,就是要讓你化解、讓你知道、讓你趕快把這個災難,能夠好好地去修,去觀想光明注照,去做功德補福。去把這個大的,本來要發生的,化解到最小。如果是小的災難,就化解到一點都沒有感受,就是大化小,小化無。 我媽媽在70歲的時候,我去印尼。我作夢,夢到夢中我媽媽去世了,哭的好傷心,嗚!嗚!哭的好傷心,哭醒眼淚都還在流。醒過來心裏很悶,這什麼意思呢?啊!夢中母親,作夢夢到好像死亡的感覺。哦,自己在夢中哭醒了! 然後正好,印尼,師尊,這個在主持法會。我有機會,我就靠前向前 去跟師尊講,今天早上我作夢,夢到我的母親,在夢裏面去世的感覺,我痛哭到醒過來。師尊這個夢 是什麼意思?師尊說,這個夢就表示,你媽媽有災難現前,有可能就是生病會死掉,或是這個災難會死掉。 那我一聽嚇一跳,我說那該怎麼辦?現在妳參加什麼,我說法會啊!那就最好的機會啦!你有參加法會,你就趕快替她報名啊!替她做功德啊!替她贊助供品啊!替她做功德做什麼,什麼啊!正好這個時候,是最好化解的時候了,有法會的時候,是最好化解的時候了。 夢到什麼不好的夢,都是在法會的時候,趕快提升這個力量出來。所以呢,我媽媽在70歲的時候,她去世前的20幾年,我就懂得這樣子替她做。從那一天開始,大小法會我就寫我媽媽的護摩片,我們做護摩,經常都很多的護摩,我就一直在迴向給她。

用放下無明執著 來供養佛

如果你真的要求,你想求什麼?這世界上沒有永遠的事,那麼,你想求什麼?想求什麼?解脫!求什麼?還有求什麼?有一年,如果那一次有參加護摩的,應該有印象,做阿彌陀佛的護摩49壇。那麼 時間到了,大家就是捧著自己的供品,來供養,大家都懂得。像現在呀,有吃的,有用的,有穿的,ok 就放上去。 阿彌陀佛在供養20幾壇以後,就出來說話。祂跟我講,叫我跟大家講,你們今天所供養,你們這段時間所供養,都不是你們真正的供養。你們要供養,你們最捨不得的,最捨不得的東西,拿不出來的東西,那個才是供養給祂的。那什麼是你們最捨不得的呢?我就問了!大家就開始講 錢、健康、生命、太太、小孩、房子、股票、財產。有一個同門說,修行。哇!好感人哦!哇!他真的人生以修行為主。哇!好感人。我又多看他一眼,真的嗎?修得大小聲罵人,修行ok?是不是?所以哦,特別看他,只是沒有跟他講,你修到今天這樣? 好,還有誰誰誰,反正講講講講,講很多。結果,阿彌陀佛就說,不是不是不是,都不是。這些你們,都不是最珍貴的。那麼什麼是最捨不得,最珍貴的呢?拿不出來的呢?祂說了,祂的答案,大家都沒想到。祂說,這些東西都不是你們最捨不得。你們最捨不得的,就是你們的執著,你們的執著。剛剛所講的這些,都是你們的執著。 所以你們捨不得拿出來,這就連帶有一個外國人流浪漢。我們收留了他,也讓他出家。那麼在出家前,要給他功課,那因為他不會看中文,所以就叫他唸蓮花童子心咒,每天去唸1080遍。所以呢,給了他一條唸珠,他就到蓮花童子殿去唸。我在辦公室,外面有一些同們、法師也在唸咒。聽說他唸了兩百多遍,就開始哈哈笑哦,然後唸到七八百遍,又哈哈哈哈的笑。那大家都覺得他有問題,流浪漢嘛,多少都有問題!所以呢,他唸完了1080遍,十圈唸珠了,就衝出來,就到我的辦公室。大叫,門外大叫,Master Master,哇!好興奮一直叫,我就出來,什麼事?妳知道嗎?我剛剛在蓮花童子殿,唸嗡咕嚕蓮生悉地吽,我唸到兩百多遍,那尊大大的銅像的蓮花童子,下來親我欸! 所以他就笑欸,怎麼會來親我,他就問祂。祂說,因為你 供養了你最捨不得,最珍貴的東西給我,所以我很高興、很開心,所以我吻你。他說我哪有錢,我是流浪漢欸!我都要人家給我吃的,收留我,住的,我哪有什麼錢,買什麼珍貴的東西供養您? 所以他兩百多下的時候,在那邊笑,就是這個意思。因為吻他嘛!哦,吻了他,就笑開來了。那他就問祂,結果那一尊銅像,大尊的蓮花童子說:有,你怎麼沒有供養我,你珍貴的。你供養我你的賭博,你供養我你愛玩的女人,你供養我你的菸,供養我你的毒品,供養你的一切漏習意。你供養這些,你平常最要的,通通都不要了,都放下了,都給了我了。所以我愛你啊!我喜歡你啊!所以我吻你啊!又吻! 所以七八百唸到七百下,又哈哈哈的笑,就是這樣來的。 你們聽這樣的故事,有沒有一些想法。什麼叫做最珍貴的,在佛菩薩的眼光裏,不是我們口袋的錢,去買所謂的名牌;所謂的好吃的好喝,貴的東西,叫做珍貴,最好。如果我們能夠放得下,我們的漏習,漏就是漏水,漏就是煩惱。如果能夠放得下這些問題,會讓我們煩惱的問題,讓我們無明的問題,讓我們產生問題的問題。你能夠放得下,因為這流浪漢一切漏習,吸大麻、抽菸、喝酒、不好好做人、不正當做事。又不是沒讀過書,沒有受過教育啊,就要這樣子自甘墮落。一有錢都玩女人、吸毒,對不對!打架、喝酒、鬧事,跟政府拿一些錢,天天就是醉生夢死。現在他決心走,這一條修行的路了,知道以前這些都不好、不對,勸他放下,他決心放要走這一條修行的路。

遇見觀音菩薩

一般來講,看到頭髮理光的,穿上法師衣服,知道說這是出家眾,法師。一般不瞭解哦,這個密宗的。 大家出門,都會對光頭的法師合掌。那跟著我一起的,看到我有頭髮,一定是我是隨行侍者。比較不知道,我們的這個身份。但是我們不會去計較,或者去說明。 所以我們一路,就這樣子去觀光,在南海普陀山很多廟寺,都這樣去。那時候跟著我,很多的法師,六、七個吧!那我們要,每一次要上到一座廟,都要爬好多階的樓梯。在樓下上好香,每一座廟都這樣。拜到最後一個法雨寺,我們插好香,拜好就上去了。二十幾個散開來,蠻有那個熱鬧氣氛。 這樣上,有的前,有的後,我是在其中一個。結果上面有一個出家眾,男的和尚,就在廟口大殿的前面,這樣看著我們。就在高度,就這樣看下來,然後我們大家。就這樣分上上去。結果,他筆直地往我這裏來,不是往六七個法師他們的方位去。因為我們一路走,都會有人跟法師合掌,跟他們頂禮,拜啊!但唯有這一座廟,這一個出家眾,筆直地朝我過來,沒有去選擇那一個出家人,就往我這個有頭髮的,就這樣走過來,趴一下就跪下去了。 還沒有跪以前,他問了一句話,然後才跪的。他說我出家了幾十年,一直在追求一個大法,就是解脫生死的大法。到現在,我還找不到,請問什麼是解脫生死的大法? 他跟我合掌請問。哇!這個你們沒有遇到,真的不知道哦,突然有人這樣莫名其妙來,跟你講那些有的沒有的。解脫生死的大法,你怎麼回答,我馬上沒有猶豫、考慮,馬上就回答他,沒有生死的觀念,就是解脫生死。趴一下,他就跪下去了!我心裏想,觀音菩薩不要來這一套啦!對不對!啊,觀音菩薩,趕快起來啦!

遇見文殊師利菩薩

好,然後我們最後一天了。最後一天,就在山下住一個晚上。要離開了,哦,吃完飯,各自自由活動 哦。有同門,法師就要出街逛逛,那我想早點休息。所以我們就吃完飯,就幾個人,就進到電梯。我們是住五樓,我們就按五,所以電梯就上,就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嘛! 鄉下地方,就我們這幾個人吃飯嘛!那突然之間,電梯很慢,很老舊,嘟!嘟!嘟的時候,突然有個聲音出來了,好香啊!大家就趕快看,是誰會講這種話,對不對,是男的聲音啊!那他會講,好香啊!這個聲音就好像,有一點色狼聲音。哇!夾在一堆女的,這個周遭在聞女人的香味。 然後,就講出這個話。普通色狼,也不會講出聲啊!他還那麼大膽,所以趕快,哇,是誰。就在我旁邊,個子跟我差不多。眉毛很濃,哦,長相非常的威武。 好香啊!他看到我在看他,他又再講一次欸!但是,他知道我們在想,他講的好香,是什麼意思。他馬上就解釋了,不是脂粉香,是高人的香。 這不是常人,說的出來的話呀!然後到了四樓,沒有人按四欸,我們那時候進來,蓮竟法師,是按五欸!就只有一個五字欸,結果四樓,叮!開了。他就出去了,出去以後,回過頭來,對著我們合掌,與佛同在,然後就不見了。我說,哎呀!文殊師利菩薩,again,又再一次。

不祥預感來時 馬上觀想光明注照

那昨天我,晚上要走哦,我們這個師姐就告訴我,她撞車。還拿個照片來給我看,車撞的亂七八糟。這在我當天回來,我禮拜一回來,她說那一天,她覺得我要回來,很開心啊!很高興啊!但是,怎麼突然之間,在高興後,突然之間覺得心裏,很不舒服。是吧,很不舒服是啊!很難過,很不舒服是啊!還是什麼。那妳就讓它這樣,不知道怎麼辦,然後就就這樣子,那出門口,那就發生車禍了。 這個,由這個例子,她竟然知道說,今天我回來,應該是開心高興啊!高興過後,馬上有一種感覺,好像覺得有什麼事情。可是因為要上班了,所以就管它,然後就開車出去,然後就撞車了。 這個是什麼意思,這個就是該打的意思。學這麼久了,老天、護法給妳有這種感應,妳就知道,業障現前了、災難現前了,有問題發生了。不是上不上班的問題,而是,我們今天修佛法,馬上就觀想自己的本尊、佛菩薩,馬上觀想祂們顯現。放個光,ok啦!馬上做個披甲護身、結界,種種這些,密密麻麻,ok啦!照樣上妳的班。 怎麼一點,都沒有去想到,我們平常在教的、在講的呢?它已經給妳,可以感覺出來。嘿,不舒服,好像有事情要發生,妳都是感應神通的人欸!妳看,還可以感覺到有事情,不舒服、心悶,感覺到有什麼。妳馬上要觀想,佛菩薩諸尊的,妳的本尊的。趕快顯現,趕快放光加持,特別加持;今天如果有意外、橫事、災難現前,逢凶化吉呀!重轉輕、大化小啊!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啊!拜託啊!放光啊! 前後左右,密密麻麻;從上到下,都是光流啊!妳在被光的包圍之內,出去啊!

正心正念修行 不求神通感應

我說當年,我開始修的時侯,問事實在是太多人了,我應付不來。所以我就講shortcut,就像現在找shortcut。哇,一心就希望,不要聽他講,還要花時間;哦,聽他哭,還要花時間,拿衛生紙安慰;哦,聽他,哦這個故事,就花時間了。 所以能不能,一來,他還沒開口,我就已經跟他講答案了。這樣子多快啊!我就想到這種方法,就跟老天求。欸!真的老天就應聲啊!真的,就來了一個佛菩薩,告訴你呀!喔,怎麼樣,怎麼怎麼樣,還沒有來,這個人怎樣呀。那真的,我就照著祂做, 哇!很靈驗哦!這個人才剛來,我說,你啊,的問題,今天的問題,就是你家裏,什麼什麼,去處理就好了;你啊你,他說,你怎麼知道,我家裏東邊有個洞;你怎麼知道我什麼,好靈感啊! 那你以為問事靈感,就是表示得證嗎?表示他萬事ok嗎?不是的。問事靈感,算命的感覺,沒有什麼樣子了不起。因為靈感是一回事,做人是一回事,修行是一回事,得證是一回事。 要這樣子的,完全在一起,才是真的一回事。否則那個乩童的,也可以問啊!喝酒,哦做壞事,都可以呀!不是說,乩童就是表示壞,因為他們沒有修練嘛,完全靠外靈嘛。可是外靈說什麼,他沒有智慧去分辨嘛!又加上自己的自心的反應,貪嗔癡,很多時候,就出問題了。 所以,這個就要很小心,真的就要很小心哦。我們一路走過來,哇,真的是經驗很多,我早期就是這樣。後來,我以前修行啊,修法好開心的。一大早起來啊,擦桌擦椅的,哦插花的,什麼這一些。弄好了以後,一大早精神非常愉悅飽滿,就開始修。開始法本起來,桌子椅子弄好,沒有沒有,什麼什麼設施,就是每天搬來搬去的,都很開心。 可是,自從感應這一尊,很靈驗的。自稱什麼稱號的,神佛菩薩如來的,就越來越不要修了。越覺得 自己為什麼要修,自己都成就了,自己都很了不起了,修來幹什麼。那種自我意識提升了,以前又沒有書可以看,這麼多的開示可以聽。就覺得自己,哇!大家來,對你又恭敬,又拜又頂禮;哇!好了不起了。覺得自己,已經是飛上天了,還做這些、看這些幹什麼。都能跟老天佛菩薩溝通了,然後就 越來越不要修了,也不要清了;也不要供養佛菩薩了,八供都不要換了,連一杯水都不要換了。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了,換給祂幹什麼,不要修了。 有一天,打開來,砰!就蓋起來不修了,上床睡覺,休息比這個修還好,然後,結果一躺下去,還有一點自己的靈明,一躺下去,覺得不對勁。但不知道,不對勁在哪裏,砰!就跳起來,打一通電話給師父。 我就跟師父報告,有這麼一尊佛菩薩,如來的聖號、心咒、手印,喔!祂怎麼樣,怎麼樣。試問有沒有這一個,師父說沒聽過,馬上就有一個聲音說,孤陋寡聞;馬上就有這種感覺說,就是那一個靈在講師父,孤陋寡聞。那麼多,海底那麼多,你知道哪一個,是哪一個;天上那麼多,地上那麼多,你知道,誰是誰。後來,我又要急於要辯解說,我這一尊是對的、是正的、是靈感的。一直在解釋,一直在講感應,祂幫了我什麼,師父說沒聽過。哇!我又急著趕快要,強辯師父要指定,要承認,我這一個是對的。 後來師父就不講話,就開始查了。後來,我也啪啪啪…. 電話裏面講。突然之間,師父用金剛怒目獅子吼說,你走錯了啊。哇!我電話差一點掉地,那麼突然之間,來這麼大聲的吼。魔也會化成佛的,魔也會叫人家做善事的。等你完全一點,都沒有警戒心的時侯,就這樣,噠噠噠,砰!就掉下去了。好,自己面對,砰!電話就把我掛掉。 就這樣子,叫我自己面對,不會說,我給你加持啊!你做什麼功課啊!你做什麼功德!沒有,叫我自己面對。砰!電話就掛掉。這下怎麼辦?我說過啊,我曾經走火入魔啊、怎麼辦啊、怎麼辦、怎麼辦, 都是自心招來的啊!本來祂跟你無事啊,沒交接啊,是自己要求來的啊!要求感應,要求神通,要求快速,就來了啊! 我們以前,有一個弘法人員,現在還關在房間裏啊!已經二十幾年了,還在走火入魔啊!對不對,不能出來度眾啊!以前他講話,很會講,還上電視的啊!對不對,就精神失常了。你就妄求神通,妄求感應,妄求什麼,就是這樣子來。 後來,師尊叫我自己面對。那我就到佛桌上,顯現降在那一尊上面。 我就看祂,祂說,你不要相信妳師父說的,他胡說八道,我有害妳嗎?我哪一次,沒有讓妳感應啊!我從以前到現在,都在幫妳欸!妳師父講一下,妳就不相信我了!妳自己心裏,要有良心哦!一直講我喔。妳信妳師父,還是信我,我可以給妳大富大貴;我可以,大神大力,我可以給妳什麼。 哇!那你怎麼辦。確實祂給你很多感應,怎麼辦。有一次,我記得周師兄,他跟他哥哥的公司,去包一個工程,三藩市。周師兄回來跟我講,包了一百萬,這個工程今天簽約了。後來,我在修法的時侯, 這一尊就出現,七十七萬。我都沒問祂,祂自己講七十七萬。我說,哇!一百萬,七十七萬,怎麼少二十三萬啊!對還是不對啊! 所以我就問他,你們真的簽一百萬的工程嗎?他說是啊!可是,今天我得到感應說,七十七萬欸!不可能。結果做下來,真的,這一個主人,就cut來cut去、cut來cut去、cut來cut去;計較來,計較去,怎麼樣怎麼樣,真的最後成交,做完七十七萬。 你說,感應不感應。那你就認為,這個就是最大了嗎?你很了不起了嗎?斜著走了嗎?不是啊!越感應,越越要小心啊!到底是誰來?這些靈界的,都會給你感應,都會很感應。可是感應,不見得就是得證啊!哦,這一點,大家一定要有這方面的認知。